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民间故事 > 

磨官

时间:2018-03-13 17:47来源:绝妙小小说 作者: 刘艳茹

  那一年是民国二十九年。柳村,是永定河边的一个村庄,有几百户人家。秋天,庄稼割了,地净了,村边的永定河,水势也小了。

  庄户人有几天闲工夫,洗洗涮涮,喂喂自己的牲口,收拾收拾自己的农具。院子里、路边晒着新打下来的粮食。阳光暖暖的,粮食的味道让人心里乐开了花。

  晒好的新粮,一般会卖给合盛永,那是村里的一家粮店。合盛永在柳村的西街,西街是柳村最热闹的一条街,一条不宽的青砖路,两边是一溜儿的店铺。

  西街上,除了合盛永粮店,还有杂货店、冯家肉铺、木匠铺、铁匠铺、刘家麻豆腐店,真是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

  合盛永的掌柜叫王兴发,河北清河县人,人和善,经常周济四邻百姓,很会经商。王兴发收粮价钱公道,村里人打下的粮食都爱卖给他,他再磨面出售。

  合盛永里的伙计跟王兴发不是沾亲便是老乡,其中有个二掌柜,是王兴发的发小,还有一个售货的是王兴发的亲戚。合盛永的账房先生,人称"铁算盘",他能看出收进的小麦一石能磨出面粉多少斤,一石玉米能磨出玉米面多少斤。

  一个推磨的小工是后来的。据说那是隆冬时节,天特冷,水一泼到地上就冻上了,家家屋檐下都挂着大冰凌子。一天下午,大雪纷纷扬扬就下了起来,下了一天一夜,天空还是沉沉的,雪扯絮般从天空飘下来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。

  当时,人们都在家里猫着,街上阒然无人。合盛永的铺子里,几个人就着炉火聊闲天。这时,突然铺门被撞开,一股寒气夹带着雪花扑进来,跟着雪花跌进来一个人,进来就歪倒在那儿了。他身上棉衣露着棉花,脚上的鞋也露着脚趾,头上缠着一条破围巾。几个人过去连抬带拽,给他抬到一个单人铺上,喂了热汤,那人渐渐缓了过来,慢慢睁开眼,一双眸子竟漆亮如墨。

  几个围着的人只觉心里一震,细瞅,眉清目秀,是个年轻人。后来年轻人留在了合盛永,住在后院,每天把牲口套在石磨上磨面粉,大家都叫他"磨官".

  磨官勤恳能干,力气很大,一盘石磨,他搬上搬下很轻松。磨官不爱说话,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,从哪里来,以前做什么。磨官白天从不出门,街上的人都不认识他。

  柳村附近有一座铁厂,村里有一些人在铁厂里干活。日本人进了北京后,铁厂就被日本人接管了,炼出的铁给日本人做武器。

  可能是因为炼铁的任务重,铁厂的日本鬼子很少到柳村来。日本鬼子一旦来到柳村,就是明抢明夺,他们带着枪,谁也不敢惹,好在他们不常来。

  这一天是农历腊八。腊八这天的柳村很热闹,村里人要敬佛、祭神、吃腊八粥,祭的神是谷神。用纸扎成的车马模型放在粪堆上,放上灯火祈求来年五谷丰登。

  腊八这天的西街,人来人往。在合盛永里,售货的售货,算账的算账,磨官在后院磨着面粉。

  突然,一阵嘶喊声从街的东头传到街的西头,一路传来,女人凄厉的声音夹杂在中间,让人不由得心里发紧,人们都想看个究竟。铺子里的人小心翼翼来到门口,探出头看,街上一个小媳妇在前边跑,明显已没有力气了,脚下的步子是乱的,头发也是乱的,后面跟着三个拿着刺刀的日本兵,一路"哇啦哇啦"地喊。

  小媳妇的脚步软了,被什么一绊,摔在那里。一个岁数大些的日本兵狂笑着,伸手薅起小媳妇,围观的人敢怒不敢言。

  王兴发夺门而出,他拱着手,脸上堆满了笑,说:"长官,长官,到我小店里喝杯酒,我这里有上好的卤肉和烧鸡。"然后,他扭脸冲着伙计说:"伙计,快给长官备酒菜。"伙计明白掌柜的意思,利索地答应了一声。

  岁数大些的日本鬼子却不买账,一把推开王兴发,把王兴发推了一个趔趄。王兴发站稳后,仍然往前凑了几步,拱着手,脸上堆着更重的笑,说:"长官,您放了她吧,不知道是哪家的媳妇,给她一条生路吧。您到我那里,吃好喝好,再给您带上晚上吃的。"围观的几个男人赶紧凑着话说:"就是,就是。"那个岁数大些的日本鬼子被激怒了,松开一只手,一把抻出胯上的腰刀,向着王兴发捅了过来,那一瞬,空气好像都窒息了,有的人蒙住了脸。突然,一个铁球"刷"地从合盛永的铺子前飞出来,先是"啊"的一声,然后是刀子落地的声音,最后是铁球落地的声音,一切都是瞬间的事情。

  还没等人们回过神儿,一个短衣打扮的年轻人手持一杆长枪,从人群中跃出,他正是磨官。

  只见磨官轻点脚步,如紫燕般的轻盈, "噌噌"两步,就来到鬼子面前。

  磨官身形剛到,长枪即舞,一条长枪如银蛇忽进忽退,直让几个鬼子手忙脚乱。那个岁数大些的日本鬼子看来人不是善茬儿,甩着被铁球砸痛的手,脸上狞笑着冲了过来,另外两个鬼子手里举着腰刀,也围了过来。

  磨官面色凛然,一双眸子黑亮如墨,只见他的长枪舞得银光闪闪,密不透风,一点,一挑,又一拨,鬼子的刀掉了,手甩着,嘴咧着。鬼子想拿枪,枪没举起,又掉在了地上,鬼子想逃跑,只见那枪尖一点,鬼子的腿筋上被扎了一枪,"扑"地摔倒在地上。只不过眨眼的工夫,刚才还嚣张的三个鬼子接连受了枪伤,躺倒在地上,不断地"哼哼"着。

  磨官一枪在手,面色凛然。他看着倒地的三个日本鬼子,说:"快滚,永远不要再来!"说着,磨官来到合盛永铺前的一张桌子前,突然徒手一砍,把桌子角砍下了一块,说:"如果再来,那么这就是你们的脑袋。"

  此后,磨官又用三个手指一戳,桌面被戳了三个洞,说:"你们看好了,如果再来,这便是你们的眼睛。"

  第二天,磨官不辞而别,他给王掌柜留下了一封信。王掌柜看后,才知道,磨官原来是山东牟平县人,为躲避仇人寻仇来到柳村,所用枪法为杨家枪。

  据说,那三个日本鬼子后来再也没敢到柳村来惹事。

本文网址:/minjian/26207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友情链接: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线上快三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三  快3网上投注平台  快三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