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鬼故事 > 

地铁站里爬行的女尸

时间:2018-06-10 14:42来源:故事大全 作者:

我迷惑地说:“蒋妍不是一直住在这儿吗?”

  “谁?谁是蒋妍?”

  “杨冰的室友啊。”

  那个女孩一听杨冰的名字,立时变了脸色。她说:“没听说过。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。”

  说完,她“砰”的一声关起门。我站在空空的走廊里,怕极了。那天我遇到的又会是谁呢?

  我回到公司,迷迷糊糊地跑完了四圈,头一直昏昏沉沉的,很重。我检查完设备之后,准备离开,可车厢的门竟被卡住了。我想呼救,嗓子却发不出一点声音,渐渐地失去了所有力气……

  我是在一片冰冷中醒来的,浑身赤裸地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床上。尽管意识恢复了,但身体却像不是我的一样。无法移动。我用力向四周看了看,身侧竟并列排着两具尸体,而背后是散着冷气的尸柜。

  我突然惊醒过来,这里是医院的停尸间!

  一只戴着橡皮手套的手指滑过我的身体。我费力地转动眼珠,看见一个穿着手术服,戴着口罩的女人。

  我哑着嗓子说:“你是谁?究竟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是谁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

  这个声音我听过。

  她是蒋妍!

  蒋妍缓缓摘下口罩说:“本来我想放过你的,可是你总是要多事。”

  我听了,吓得魂都飞了。我大声尖叫起来,希望有人能听到。可蒋妍却像看穿了我的心思,不急不缓地说:“这里是地下二层,是保安惟一不敢来的地方,你还是省点力气,多喘几口气吧。”

  她说完就拉开尸柜上的一只抽屉,把我的身体像冻肉一样拖了进去。我眼看着抽屉缓缓闭合,像被关进了一个没有边际的深渊。

  现在我知道史进是怎样死的了,是被适量麻醉之后,活活冻死的。我的知觉渐渐恢复,可零下的温度,却早已把我冻得僵硬。我躺在没有一丝光的尸柜里,黑暗中传来阵阵作呕的腐臭。我在巨大的恐惧中,几近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  就在这时,抽屉被拉开了,是蒋妍,只是她头发乱着,刚才还悠闲的脸,此时却变得无比狰狞。她的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抵住我的喉咙狂叫:“你!给警察什么了?”

  接着突然响起一声震耳的枪声,一蓬鲜血喷在了我脸上。

  我恐惧极了,但,那至少是热的。

  我给警方什么了呢?

  是同事拍的那张史进的死亡照片。就在那只黑色的旅行包旁,还照到了一双深蓝色的高跟鞋,鱼嘴细跟,十分漂亮。

  有时女人钟爱一双高跟鞋,会穿整整一个夏天。这双鞋,我在地铁隧道的假杨冰脚上看到过;我也在师大宿舍,蒋妍的脚上看过;当然,我还在cb站的厕所里,从隔间的门缝下看到过。只是我不知道把这些离奇的事情讲给警察,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疯子。所以我写下自己经历的事情,和照片一起寄去了警局。没想到我这样做,却救了自己。

  后来警察根据这些证据,顺藤摸瓜找到了蒋妍,发现了她的秘密。原来蒋妍是医院太平间的管理员,也是史进的女友。她发现医院太平间与地铁站女厕所只有一墙之隔,于是伙同史进半夜悄悄在尸柜后面开挖了小门,直通女厕隔间里的杂物柜。有了这条秘密的通道,她就可以把医院里昂贵的新特药和病人身上还健康的器官运出去。而杨冰是蒋妍的好友,负责从女厕里接货运转,史进则负责善后,一边到处散播cb站有鬼的谣言,让人惧怕上女厕所,一边把偷出来的东西卖出去,每一笔黑市交易都下不了万块。

  然而他们的勾当只维持了一年就出了问题。杨冰和史进有了私情,想再做一笔,就甩下蒋妍,远走高飞。可惜计划被蒋妍发现了,她在惊怒之下起了杀心。那天杨冰从厕所接货出来,蒋妍对她喷了自制的催眠剂,让她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跳轨自杀了。事后,蒋妍发现装着药品的袋子没有了,于是去隧道和杨冰宿舍查找,正好遇上了我。其实袋子是史进拿走了,可他只字未提,蒋妍也就猜到了他的用心。她便干脆将史进骗去医院,把他害死在尸柜里。

  警方最终在史进的更衣柜里找到了那批价值8万元的药品。他们还在杂物下发现了一个可以遥控的小电机,上面缠绕着一缕浓黑的头发。警察很疑惑这是做什么的。只有我知道,那是史进为了吓我用的,好让我远离他的柜子和这件事。

  真相大白的第二天,我就辞职了,因为我再没有胆量在漆黑的隧道里穿行。我临时找了化妆品销售的工作,可以天天在阳光下暴走。

本文网址:/guigushi/50218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热门故事
友情链接:快3投注平台  快3网上投注平台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3权威投注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3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