] [手机访问]

我爱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我爱故事网 > 故事会 > 

回春记

时间:2018-03-11 16:17来源:传奇故事 作者: 月下婵娟

  方春儿年方十五,是方家堡的三小姐。方家堡堡主方四海,一生走南闯北、叱咤风云,唯独在这丫头面前和蔼可亲。只要方春儿略略撒娇,鬼见愁的快刀便化为了绕指柔。

  这丫头长相甜美,性情娇憨,秀气的眉毛永远舒展着,似乎不知何为愁苦。可惜她生来便得了不治之症,活不过二十岁,方四海寻遍天下名医还是无果。

  白浅秋初见方春儿时,这丫头踩着马镫,姿势优美地纵身跃下来,像轻盈的燕子般落在城外的茶寮旁。

  囊中羞涩的白浅秋仅有几枚铜板,都藏在袜子和腰带中。而大大咧咧的方春儿却将包袱往桌子上一扔,"咚"的一声,分明是银子的闷响。她甩手揉揉肩,清脆的声音如出谷黄莺,"老板快上茶。"

  方春儿在等茶的间隙扫视着店里的客人,忽然对上白浅秋的眼眸。白浅秋一向面色冷清,却意外地收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就像花朵"啪"的一声盛开了。方春儿说:"姐姐,你好美啊。"

  白浅秋行走江湖多年,这样热烈的开场白却将她难住了,她踌躇半晌不知如何接口。

  这简陋的茶寮开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道岔口,歇脚的行人很多。老板为人热情,小跑着将一壶茶送上来,汤色碧绿、芳香爽口。方春儿翻翻荷包,白浅秋眼尖,发现里面竟然有金叶子。

  老板再来续茶时便奉上了一碟点心,满脸皱纹里都是和气,"自家婆娘的手艺,不中看却还中吃,姑娘将就着垫垫肚子吧。"

  方春儿倒了一大碗滚烫的茶,捂着咕噜作响的肚子,笑着冲老板道谢。

  有个小乞丐来白浅秋这桌乞讨,她捧着茶碗没有作声,只是将陈旧的包袱牢牢抓在手中。小乞丐不慎被桌腿绊倒,就要扑到她包袱上时,白浅秋不露痕迹地转到另一侧。明明就要撞到桌角的小乞丐以奇异的方式扭身,滚倒在地,没有被桌角磕破了头。

  小乞丐瘪着嘴,眼里噙着泪花。方春儿一把拉起他,拍着他身上的土,看向白浅秋的眼神里带了几分鄙夷与愠怒,"你这人,不给就不给,何必将他推在地上。"方春儿从自己盘中拿了一块点心,塞到他嘴里。也许是太过饥饿,小乞丐吃得艰难,噎得直翻白眼儿,方春儿将已经放凉的茶又给他灌下去一大碗。

  不过片刻,满脸和气的老板忽然凶神恶煞地操着一把杀猪刀出来了,"喝了十香软筋散,不管你是武林大侠还是皇帝老子,统统任我宰割。"

  方春儿一看,满茶寮的客人都已不能动弹,原来是一家黑店!方春儿看着黑心老板将一位穷书生的盘缠搜刮一空,拍着桌子道:"你这无耻小人!"

  老板转身一看,见是个小丫头,便肆无忌惮地用油腻胖手捏着她的小脸蛋儿。

  白浅秋悠悠地站了起来,这样欺负一个小姑娘,她实在看不下去了。老板挥舞着杀猪刀,"你怎么还能站起来?我明明看到你喝了茶!"

  白浅秋淡然一笑,手中银光一闪,挥舞着杀猪刀冲上来的老板便软软地倒在地上。

  方春儿惊讶地看着白浅秋,结结巴巴地说:"姐姐……我……叫方春儿,你叫什么名字?"

  白浅秋并未回答,却看向沿着墙根溜出去的小乞丐,银针飞出直取小乞丐面门时,他突然拉过方春儿挡在面前。懵懂的方春儿,看着方才还呻吟叫痛的小乞丐瞬间爆发出如此蛮力,目瞪口呆。无尾银针却似连着看不见的丝线,白浅秋挥袖扬手,逼至方春儿眼睫的银针倏然转头。

  小乞丐扑倒在茶寮外的空地上,白浅秋走上去,两指沿着他的颈项一撕,一张薄薄的面具便揭了下来,露出一张怨毒的中年人的脸。他怒视着白浅秋,"你是谁?"

  清冷的姑娘将一缕乱发理顺,"扶摇白浅秋。"

  中年人的身子委顿下去,却又瞪着方春儿的脸,恶狠狠地说:"我‘侏儒丁栽在扶摇门下心服口服,但栽在这蠢丫头手里,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!"

  方春儿愕然。白浅秋一边将"侏儒丁"和胖老板五花大綁,一边说:"如果不是你喂他吃了饼,又喝了有十香软筋散的茶汤,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。"

  她是好姑娘,单纯善良,不知世故,只为坚持正义,哪怕失之莽撞。就像这次,给父亲留书一封,便提着她的快刀扎进江湖。

  白浅秋和方春儿将老板一伙交给官府后,便要拱手道别,谁知方春儿一把抱住了她,"白姐姐,我喜欢你,我要跟你一起行走江湖。"

  小兔子般柔软的少女扑在她怀里,未经允许便揽上她的腰,撒着娇叫她"白姐姐".

  她想让小丫头不要胡闹,一低头,对上她明亮清澈的眼眸。不知是方春儿的拥抱温暖了她的身体,还是"白姐姐"的呼唤填充了她空荡冷寂的心,白浅秋竟没有将她推开。

  方春儿跟着白浅秋上了扶摇山,白衣青裙的女子在缥缈云雾间行走,如坠落凡尘的仙子。奈何仙子也要劈柴担水、生火做饭,寂寥山上还有一窝刚睁眼的小鸡仔,"叽叽叽"地等这不称职的妈妈来喂食。曾经梦想喝最烈的酒、骑最快的马、耍最利的刀、爱最英俊的少侠的方春儿竟什么都乐意做,老实听话,在这深山上甘于平淡。

  她看白浅秋用银针伤人,也看白浅秋拈着长针为山下乡民治病。曾经浩大的江湖梦落幕,只愿与白浅秋共度暮暮朝朝。她们时常进山采药,卖了钱便救济贫苦之人。

  "哎,家里穷得叮当响,午饭都没有着落,三两银子却眼都不眨就花出去了。"方春儿恨恨地咬一口冷馒头,又将馒头递给白浅秋,"姐姐真是个傻瓜!"

  白浅秋接过馒头,又递来水壶,"喝口水,润了喉咙再骂。"山上冷风扬起她的头发,她想,方春儿才是最大的傻瓜,雪花银子连同金叶子都拿出来救济乡民,一个大小姐却陪她在这里吹冷风、啃馒头。还有那次,村里一位孤寡老人去世了,是她当了头上的珠钗才换了一副棺材,半夜偷偷哭红了眼睛却说是做了噩梦。

  白浅秋很累,靠在方春儿身上睡着了,睡得那样深沉。方春儿换了一个姿势,让连日忙碌的白浅秋睡得更舒服些。

  她们离得这样近,方春儿悄悄打量白浅秋,她那么安静,笑时也难掩忧郁,像八月桂子,散发着凉月般的美与哀愁。

  在初遇的茶寮里,方春儿便知道白浅秋拥有独特的体质,所以十香软筋散根本奈何不了她,而在这冷却的馒头里,方春儿加了方家堡的独门迷药"无相".不出所料,白浅秋开始昏睡,而方春儿很快便找到了扶摇门最珍贵的"回春".

  世上仅有一颗"回春",能治百病、解百毒。她是方家堡的三小姐,自小便得万千宠爱,但她患有恶疾,美好的生命随时都可能凋谢。

  知道"回春"后,方四海欣喜若狂,他竭尽所能,却无法打动扶摇山上的那个老女人。懂事的方春儿不愿看到父亲的眼泪,所以才离家出走,坦然地迎接死亡。她不知道这年春花初放,她会遇见白浅秋。

  "你不会相信,我一开始接近你并不是因为‘回春。"方春儿望着沉睡的白浅秋,将外衫脱下来盖在她身上,然后下山离去了。

  白浅秋缓缓睁开眼睛,她在师父的毒药罐里泡大,再厉害的迷药也骗不了她。

  "白姐姐,我喜欢你,我要跟你一起行走江湖。"如果没有她,这样美好的誓言还怎么实现。如果没有她,扶摇山大概会一直冷清寂寞吧。

  "回春"是师父留给白浅秋最后的退路,她小时候试药太多,虽然百毒不侵却注定夭寿。有许多人打"回春"的主意,可谁能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成全别人。

  她生在扶摇山,长在扶摇山,没有人叫过她"姐姐",没有人拥抱过她,没有人晚上睡不着就跟她挤一个被窝,讲一夜体己话。人世风霜,江湖夜雨,若有那个笑起来像花儿一样的丫头陪伴多好。

  白浅秋看着方春儿拿走"回春",只愿她美丽的生命得以永存。若她能够重活一次,必定也是这样天真娇憨的姑娘。

  许多年后,有个姑娘骑着枣红马,舞着快刀,在方家堡与扶摇山之间奔波徘徊。只要听说有个穿青裙的美丽女子在哪里出现,便不远万里地去寻找。

  方春儿并不知道白浅秋早夭的命数,她那么强大,但有时孤单脆弱得让人想抱抱她。得快些找到她,请求她原谅,然后再也不离开她。

本文网址:/gushihui/26194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随机故事
友情链接:快3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3网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三  快3投注平台  线上快三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