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故事 > 故事会 > 

那一年的一碗辣子面

时间:2018-03-11 17:42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秩名

  一碗救命面留下的心结,横亘在两个好兄弟心间长达三十年。转眼青丝变白发,曾经形影不离的小伙伴,而今形同陌路的老伙计,他们该如何逾越这道心头的鸿沟呢?

  1.遭遇饥饿

  那一年,大春和江山刚刚二十出头,两人要好得像一个人一样,有什么好事总想着拉扯对方一把,而遇到什么为难事,首先想到的便是找对方帮忙。

  大春和江山都会木匠活。这天一大早,两人就背着斧头、锯子、锤子等一应家伙什,翻越两座山头,来到一户人家做木工活。

  那年头,吃顿好的不容易。这活计本是说好了的、十拿九稳的事,所以两人前一天晚饭都没怎么吃,早饭也省了,一路美滋滋地想着到户主家大吃一顿。

  谁知等两人来到那户人家门口一看,顿时傻了眼。

  只见庭院里搭起了灵堂,屋内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。原来这家人前一夜凑巧走了一个老人,家里正忙着办丧事哩!

  这下子,原先说好的木工活肯定是做不成了,不做活,怎么好意思要求在人家家里吃饭?

  饥饿如涨潮一样,开始一波波涌来,大春和江山又正是食肠如牛的年纪,一顿饭不吃简直能要了他们的命,更何况两天没好好吃饭了,就指着这一顿呢!

  更糟糕的是,两人兜里都没揣上一分钱,这村里倒是有面馆,人家也多,要口吃的并不算难事,可两个年轻人又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,脸皮都薄得要命,让他们开口跟人家要吃的,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说不出口啊!

  大春一边咽着泛上来的口水,一边艰难地说:"江山,看样子,咱只好回去了。"

  江山有气无力地摇摇头,说:"不,回去不仅没力气了,还让人笑话,要不,咱再试试找点别的活儿干?我就不信了,这么大的一个村子,能没活儿干?只要有活干就有吃的,还能挣到钱,咱也算不白跑这一趟。"

  大春一听也对,当下振作起精神,开始在村里吆喝起来,谁知把整个村子犄角旮旯都跑遍了,腿跑酸了,喉咙喊哑了,也真是见了鬼了,偏偏没有一户人家应声,哪怕是打条板凳、修扇破门,一样儿都没有。而这时,日头已升上了头顶,都到中午了。

  一天到现在,两人连口水还没喝,大春累得不行了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问:"江山,现在怎么办?"

  江山虚弱得身体直打晃,饿得额头上冒了一层冷汗,他苦着脸对大春说:"趁还有一点力气,咱们赶紧回去,再拖下去,只怕小命都要撂这了。"

  俗话说"上山容易下山难",他们这是出来容易回去难。这一路可把两人累得呀,好几次都差点栽到土里。实在饿极了,两人就灌两口山泉水;实在走不动了,就躺下来歇口气,背上的家伙什死沉死沉的,越来越勒肉。

  可就是这样,离家还有好远的路,两人正死狗一样拖着没知觉的腿挪着步子,路边有人叫了起来:"我说两位小哥,你们是木匠吗?"

  就这一句话,像一根针狠狠刺到穴位上,两人一下子兴奋起来,掉头一看,原来路旁有户人家,有个大娘正向他们招手。

  两人跌跌撞撞地跑过去,忙不迭地说:"大娘,我们都是木匠,您有活要做吧?放心好了,我们的手艺绝对没话说!"

  大娘点点头,说:"也没有什么大活,就是家里两只木桶坏了,你们帮我修修,要多少钱?"

  两人一起叫起来:"哪能要钱啊,大娘,那啥,家里有吃的吗?有口吃的就行了。"

  大娘笑起来:"当然有吃的了,我这就给你们下碗辣子面。"

  两人一听到"辣子面"三个字,口水"呼"的一下就出来了,拿出工具就"乒乒乓乓"地干起来,一边干一边咽口水,因为一眨眼的工夫,厨房里呛辣子的香味直飘过来,天哪,那香味就像两只大手,狠狠揪住了两人的胃。

  不一会儿,大娘叫了起来:"两位小哥,面好了,你们来吃吧,天色不早了,我得赶紧去我闺女家一趟,我闺女坐月子,我得伺候她哩!你们桶修好了,搁厨房就行了。"

  大娘说着话,锁上正屋门就走了。一向手脚麻利的哥俩也很快把各自的桶修好了。两人来到厨房一看,我的天,两大碗香辣辣、红艳艳、油汪汪的面条已经静静地躺在碗里了。

  就在这时,江山捂住肚子叫唤起来:"唉哟,不行,我得上趟厕所,怕是刚才水喝多了,肚子有点疼。"

  大春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面,嘴上说:"老牛上场,尿屎作忙,就数你事多,你快去吧,我可等不及了!"

  2.因面结仇

  农家厕所离得远,等江山解完手,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。他一边嚷嚷着"饿死了饿死了",一边颠颠地回到厨房。可就瞅了一眼,江山顿时惊呆了!

  只见灶台上刚刚还有两碗香死人的面条,现在碗还在,可面没了,而大春的嘴油光光的,正两眼无神地呆坐着。

  江山的脑子"嗡"的一声就炸响了,连喉咙都哑了,他上前一步,指着连面汤都不剩的碗,冲大春咆哮道:"面呢?我说,面呢?"

  再看大春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声音低得像蚊子哼一样,用力绞着手低头说:"江山,我也不知咋弄的,我吃完了我的那碗面后,还是饿,饿得胃像着了火一样,我说就吃一小口吧,就伸筷子搛了两根你碗里的面条,然后又搛了两根,再然后,慢慢地不知怎么就吃光了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想再做一碗面条给你吃,可厨房里跟水洗过一样,什么也没有……"

  江山"啊"的一声凄叫起来,像是哭又像是骂,抬手又像要打,大春躲也不躲,江山却又放下手,掉头就走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家赶去。

  好多次,大春鼓足勇气想道歉,又想抢过江山背上的家伙什帮他背,可又不敢……

  忽然,江山软软地坐了下来,他实在没力气了,从早到晚,还没一粒米下肚哩!

  大春本能地上前要扶,却看到江山的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地发着光,那是仇恨的目光,只怕大春一挨近,他便会一脚踢过来,他宁可饿死、累死,也不要大春搀扶。

  大春愣了一下,然后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:他突然拔起脚,往家的方向狂奔,根本不回头看一下。

  望着大春消失的背影,江山恨得嘴唇都咬出了血,他在心里暗自咒骂:还朋友哩,偷吃了自个儿救命的面不说,有难了竟只顾自个儿回家,以前真是瞎了眼!

  休息了一会儿,江山再次站起身,一步一喘地挪动脚步,可一会儿又走不动了。当再一次跌倒在地后,江山不由得悲从中来:前面还有两座小山,这回怕是要饿死在路上了,不饿死也要被狼吃了,大春,我恨你……

  江山正虚弱地闭上眼睛,忽然听到有人大叫:"是江山吗?"

  是爹的声音,爹来接他了!江山睁开眼,见爹的手里还拿着几个热乎乎的玉米饼!

  江山一把接过玉米饼就往嘴里塞,问:"爹,你怎么会来?"

  爹告诉江山:"是大春告诉我的,可把那孩子累坏了,也不晓得他跑了多远的路,反正一头扎进咱家后就倒在地上,一个劲地吐白沫,把人差点吓死,好半天才醒过来,一醒来就说你饿坏了……"

  原来,大春知道江山决不会接受他的帮助,竟然一口气狂奔回家,叫人给江山送吃的去,那得多远的路啊!

  可江山还是恨大春,因为要不是他吃了自个儿的面,自己就不会受这么大的罪了。

本文网址:/gushihui/26199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友情链接:快3网  快3网  快3网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3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