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故事 > 故事会 > 

鸟司令

时间:2018-04-12 15:14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刘勋

  毛家岭一带是候鸟南飞过冬的歇脚地,每年秋天,成千上万的候鸟在这里临时休息、觅食。附近不少村民从中嗅到了商机,每年这个时候就去山里抓鸟卖钱。

  有个叫胡大龙的抓鸟高手,人称"鸟司令".胡大龙在这深山里从小玩到大,叫得出每一种鸟的土名,还了解它们的习性。他蹲点捕获的鸟品种多、数量大,赚了不少钱。不过两年前,鸟司令栽在了一个叫江国庆的警官手里。那时,江国庆为拿下胡大龙,下足了功夫,在山里前前后后熬了大半年。最后,不但胡大龙被逮捕归案,警方还一举拿下了多个捕鸟窝点。

  只是好景不长,今年,警方接到了多个举报电话,说毛家岭又有人开始大量捕鸟。很快,一张张候鸟粘在捕网上惨死的照片被公布到网上,引來了媒体的关注。

  此时,已升任毛家岭派出所所长的江国庆,在执法动员会上攥紧了拳头,他强调要集中警力盯住一个人,那就是当年的那个鸟司令。胡大龙年前刚出狱,看来鸟司令是旧习未改,又在兴风作浪了。

  第二天,江国庆带着民警进山清理捕鸟网,民警在林中隐蔽处发现了一张粘了上百只鸟的大型捕网,不知是不是听到了风声,捕鸟者还没来得及卸下"成果",但这下网的方法一看就是抓鸟高手。江国庆调取了监控录像,果然发现了胡大龙的身影,他背着个黑色的大包孤身进了山。江国庆一拍桌子,说:"走,去会会那‘鸟司令!"

  胡大龙见警察找上门,却丝毫不慌张,冲江国庆阴阳怪气地打招呼:"江大所长,别来无恙啊!"江国庆没接他的话:"胡大龙,我问你,昨天傍晚你是不是进山了?"胡大龙回道:"江所长是把眼睛安在我屁股上了?"江国庆说:"我从监控里就认出了你那个大黑包,信不信我现在就搜出来?"

  "不忙!"胡大龙忽然起身,从沙发后头拎出一个黑色大包,对着江国庆歪嘴一笑,"江所长来得正巧,我正想找你请功呢!"

  胡大龙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一堆破烂的捕鸟网,接着说:"我响应号召,主动去山里清理捕鸟网,我可是做好事从不留名呢!"

  江国庆一愣,他原本想来个人赃并获,可没想到胡大龙会出这一招,他四处看了看胡大龙简陋的小院,并没有发现一根鸟毛。

  胡大龙像看出了江国庆的心思,调侃道:"江所长,你这么大的打击力度,没有通天的本领,谁还敢抓鸟呀?"江国庆没有搭话,胡大龙上下扫了他一眼,忽然话里有话道:"江所长又去黄泥坪堵我了?你这一鞋底的金泥巴,背上还粘着鬼针草,毛家岭就黄泥坪的鬼针草长得最高,那可是个下网抓好鸟的地方,江所长果然专业!"

  胡大龙说的"黄泥坪",是毛家岭一处不太被人知晓的捕鸟地,每年过鸟时,成批的禾花雀会栖息于此。民间传说食用雄性禾花雀有壮阳的效果,因此雄禾花雀一度成为黑市交易的热门,胡大龙就因此大发过一笔,黄泥坪也曾是他的"秘密基地".这会儿,听胡大龙一番嘲讽,江国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带着人走了。回程的车上,江国庆始终一言不发。良久,他才抬起眼说:"加派警力蹲守黄泥坪!"

  有民警不解地问:"黄泥坪?他还敢去?"江国庆冷哼一声:"这是他的老伎俩了,他故意提起黄泥坪,就是为了模糊焦点!"

  接下去的几天,警方在监控中发现胡大龙果然又去了黄泥坪,还不止一次,只是他每次都去帮着清理捕鸟网,并没有下手捕鸟。这"鸟司令"究竟演的哪一出呢?

  值得庆幸的是,在警方的努力下,毛家岭的非法捕鸟得到控制,加上候鸟的迁徙期就快结束,民警们终于能松口气了。

  这天中午时分,毛家岭边上一个叫野鸭滩的地方,来了一个背黑包的男人。那人在一处开阔地的两棵大树前停下了脚步,树杈间布有一张叶绿色的捕网,他抬头端详了一会儿,随即从包里拿出一个绿盒子,捣鼓了几下,然后小心地塞进网后面的草丛里。没一会儿,草丛里就传出一阵阵鸟鸣声,瞬间打破了野鸭滩的寂静。

  随着鸟鸣声一波波传开来,野鸭滩突然热闹了,一群褐翅黄羽的鸟儿朝着这边飞过来,眼看鸟儿们就要一头撞上捕网了,有个人影突然冲过来,用一根长杆子打下了那张绿网。鸟儿们像是受到了惊吓,一下子四散开了。人影又从草丛里取出了那个绿盒子,他熟练地按了几下,鸟叫声也戛然而止。接着,人影发声道:"出来吧,江所长!"

  谁能想到呢?说话的竟是胡大龙,而此刻那个躲在一旁树丛里的男人已顾不得回应,他拔腿就往林间深处跑,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等待他的是早已埋伏好的警察——也是他的同事们。

  没错,这个背黑包的捕鸟者就是江国庆。原来,江国庆这两年经不住老同学方明的诱惑,私下里抓珍稀候鸟卖给他,方明则在自己经营的高档酒店里加工销售。因为江国庆加强了警力,附近基本没有村民敢抓鸟了,方明的酒店垄断了这一带的候鸟供应,大赚了一笔,而江国庆故意把打击目标定在胡大龙身上,就是要他替自己背黑锅。

  江国庆被杀了个措手不及,他问胡大龙:"你怎么盯上我的?"

  胡大龙笑着说道:"那天你带人来我家,我就留意到你去过黄泥坪,当时我以为是你们警方又去那里埋伏我,想嘲笑几句,可直到你们走后,我发现我家地上只留下了你江所长一个人的泥脚印……"

  一个派出所所长为何单独行动去了黄泥坪,这引起了胡大龙的注意。这些日子毛家岭出现的捕鸟高手,除了他鸟司令,又能有谁?胡大龙心里突然一"咯噔":对啊,当年又是谁把他鸟司令逮到的呢?论起对这深山和候鸟的熟悉度,江国庆这些年也学得不差!

  胡大龙说,他猜到江国庆是冲着禾花雀去的黄泥坪,他故意频繁地出现在黄泥坪,是为了打破江国庆原有的捕鸟计划,把他逼来野鸭滩。野鸭滩平时不起眼,也没有很多候鸟来栖息,但每到迁徙期临结束时,大批的禾花雀会栖息于此,这里便成了"错峰捕鸟"的宝地。

  江国庆故作镇静道:"你们别听他胡说,我来是为了伏击他胡大龙的,这捕鸟网可不是我放的!"

  胡大龙一听,乐了:"江所长好精明,布网的活儿八成你找人替你干了,但有件事你可别忘了。"

  胡大龙说,捕禾花雀有讲究,雌雀根本不值钱,雄雀才是捕鸟者的目标。当年他捕雄雀,少不了一个道具——录有雌鸟求偶声的播放器,这玩意儿比普通捕鸟仪好用,是胡大龙费了好大功夫自制的,光是为了录下清晰的雌性禾花雀的求偶声,他就在山里辛苦了半个月。

  胡大龙摇了摇手里那个绿盒子,说道:"我自个儿做的东西,我一眼就认得,只是我记得它当年就被警察收缴了,怎么跑这儿来了?对了,我这玩意儿特耗电,江所长,我猜刚才你换下的三节旧电池,还在你那黑包里吧?"

  江国庆一听,腿一软,懊恼地低下了头。后来,警方查证了江国庆利用职务之便,非法捕杀珍稀鸟类的犯罪事实,这位昔日的护鸟英雄锒铛入狱了。

  很快,毛家岭迎来新一轮候鸟迁徙期。这天,派出所新上任的黄所长带着民警进山巡逻,路上遇到不少观鸟的游客。原来,由于媒体的持续关注,毛家岭出名了,吸引来了大批爱鸟人士。黄所长还意外地看到了胡大龙,他正用一套电子设备给游客们讲解鸟类知识呢!

  黄所长笑着问:"大名鼎鼎的鸟司令转行了?"

  胡大龙乐呵呵地说:"去年的迁徙期,我就发现了这个商机,一天就能赚千把块钱。今年游客多了,找我还得提前预约了,在毛家岭,没有谁比我更懂鸟呀!"

  黄所长点点头,对胡大龙说:"难怪你之前和江国庆死磕,原来他挡了你的财路喽!现在好了,这些鸟真正成了你的财神爷,你这个‘鸟司令可要把它们保护好!"

  胡大龙红光满面地说:"黄所长,你真是说到我心窝里了,不是我吹牛,毛家岭谁再敢抓鸟,我绝对跟他死磕到底!"

本文网址:/gushihui/26300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感觉
2018-05-15 17:37:10
好奇
昵称: 验证码:

随机故事
友情链接: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3彩票网  快3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3平台  快三平台  快3网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